班级管理宜多从正面宣传入手--从吃肯德基想到的

班级管理宜多从正面宣传入手--从吃"肯德基"想到的 上海市洵阳中学 濮正堂 我无意以自己的工作感受或实绩、成败来诋毁或批评他人的工作;我谨以自己的实践来证明:教育是多元化的,条条大路通罗马。孔子也说过:因材施教。--题记  想到教育,每每感到激动;回顾历程,却时常感到心痛:当自己的苦心在学生身上得不到回报时,我们除了批评学生外,还做了些什么? 我总在自我检讨自己:因为我坚信世上绝无不合格的学生,只有不合格的教师。学生厌学、愚钝、班级纪律的散乱,归根到底是作为老师、班主任的无能--学生来学校就是学习的,他们正因为无知才求学,正因为困惑才需要开导,正因为散漫才需要我们用纪律来约束。而我们却常以统治者的身份来傲视他们,常把他们作为敌对分子来管束:批评、批评、再批评,结果是对抗、对抗、再对抗,教师与学生的"猫鼠"关系愈演愈烈。知识,成了衡量一个学生好坏的标准,成了惩罚的工具。 静心而想,教师的天职是传授知识的,犹如商品,要实现了买卖的关系才成为有价值的生产。光教不学,光学不教,学而无用都不能使知识成为有价值的东西。然而,至孔子后,博闻强记式的学习方法与填鸭式的教学方法似乎盛行,应试式的教学成了经典。教学的矛盾促成师生的矛盾由父子关系转化为敌我矛盾。今不如昔,一蟹不如一蟹的想法恐怕是每位当老师的共同感慨。 一日,我去"肯德基"吃鸡,一是因为广告的宣传,二是为了获得市上少有的、颇有吸引力的奖品。花了十分之一的工资,在优雅的环境里,甜甜地做了一回美国梦。梦醒时分,突发奇想,如果有人请我吃鸡,而我又知道鸡的好处,但他强按我头,硬塞我口,我是断然没有"甜甜的美国梦"的。 不错,知识犹如"肯德基"。我们都知道求知的好处。起码,在许多人的眼睛里,读书为的就是做官,有一个好的工作,有一份好的收入,将来出国留学,领取绿卡,也能光宗耀祖。且不说这种想法是否正确,可事实上,我们也常常这样开导学生。然而,学生毕竟是学生,他们尚年幼无知,更何况我们的学生已处在对抗性的心理时期!强按他们的头颅,说:"吃吧,吃吧",他们又如何吃得下去呢? 于是,我在自己的班级管理中,借鉴"肯德基"的做法,归结起来,大抵有以下四条: 一、加强宣传的力度,多从正面宣传入手,充分调动学生的求知欲望与自我成才的动力。我不以空洞的理论强加学生,常常以自身的学识去感化他们,让他们从我的谈吐中,我的工作成绩上看到求知、自律的益处。日复一日的"广告"多少使他们相信:读书不单纯是为了找一个好的工作,有一份好的收入,修身治国齐天下是读书求知的"功利"目标之一。 二、作最坏的打算,做最好的努力。不是每个人都相信"广告"的 。可中学生正处在朦胧时期,他们也正容易受广告的影响,在我宣传时,他们往往是"听听激动,蠢蠢欲动、过后不动",反复性也较大。所以,我把老生常谈挂在嘴边,以潜移默化的方法来渲染。"广告"费用的增加,赌注式的投入不是没有效果的,我班的成绩、学风的逐次提高证明:我是成功的。 三、不希求每个学生都能成功,但求每个学生都来尝试。在尝试中自我得出结论。世上的感受,只有自己的才是最真实的。然而,这需要时间,需要机会。所以,我把每个学生的尝试失败都看作是成功的开始,鼓励他们,教他们正视现实,勇敢去接受来自各方面的挑战。当然,我也常常批评学生,甚至采用极端的教育手段来惩罚他们,但那是针对懒惰的学生的。因为他们连尝试的勇气都没有,除了唯唯诺诺,他们没什么特长。 四、不以统一的尺度衡量学生,但以统一的标准要求学生。只要是同龄人都能做到的,也要求他们努力做到;同龄人办不到的也要求他们努力学会,争取办到,向高标准迈进,从最基础的做起。"当不了市长,做区长,做不了区长,一定是好家长",这是我的口头禅。"会读书"是基础,读好书是理想;"懂健身"是乐趣,身心壮是追求;"能办事"是目的,办成事是必须;"做好人"是一切之根本,做一个有利于社会,一个具有"四有"观念的人才是真正意义上的人。 诚然,教育不同于生产,他难有立竿见影的效果,它的效益也需要等到若干年后,甚至几代人后方能显现。我以"肯德基"的思想管理班级,初步的成效并不能证明这是谁的功劳。同样,班级中出现的各种问题也不能主观地归结为是"肯德基"的过错。正像本文题记中所说的,教育的多元性给我们每个立志搞好教育的人提供了广阔的舞台,我们不要以某人某事的成功来作为"模特"强求一律。这样的结果往往是难成一律。哲学的一个基本观点是:普遍性是寓于特殊性之中的。没有特殊性便没有普遍性,以普遍性涵盖特殊性,正是文革悲剧的根源。 历史不能重演!而历史每时每刻都在重演着他的悲剧。但愿我的尝试多少能给大家几丝启迪,但愿我的尝试也能证明:自古成功在尝试(胡适先生语)。